黑河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80后部长新普京时代基石

发布时间:2019-10-21 13:06:01 编辑:笔名

“80后”部长:“新普京时代”基石

俄罗斯内阁首现80后部长当地时间21日,80后尼基弗洛夫被任命为通讯与大众传媒部部长,成为俄罗斯史上最年轻的部长。29岁的尼古拉尼基弗洛夫因为其2字打头的年龄,硬生生地被出名了。一时间,官员年轻化再次成为媒体的新宠话题。有人为俄罗斯新政府如此大胆高调而咋舌,也有人投以稚嫩青年能否游刃官场的鄙夷,更有人冠之以博世人眼球的骂名。更何况,普京走马上任新总统,就向民众贡献了如此精彩一幕,怎能不引爆舆论?

从政7年前年已是鞑靼斯坦副总理

至少从履历上看,这位新当选的80后部长的事业轨迹是可圈可点的。据了解,尼基弗洛夫(见上图,CFP供图)于1982年6月24日出生在喀山,1999至2004年就读于俄罗斯喀山国立大学经济系。毕业后,他先后担任过喀山大门公司副经理和现代因特技术公司副总裁。2005年起开始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时任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理信息技术顾问,而后又于2006至2010年被任命为该共和国信息技术中心主任,主要从事开发电子政府的工作。期间,他领导并推广实施了几个大型项目,使得大部分公共服务可以通过电子形式提供给民众。前年起,尼基弗洛夫开始担任鞑靼斯坦共和国信息与通信部部长,并兼任共和国副总理职务。

那么,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当今俄罗斯总统普京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天津师范大学国际关系学者熊昊表示,任命80后担任部长,是普京想通过年轻一代的80后建设一个新普京时代。

重用年轻一代意在顺应经济变革

堂堂一国之部长,尚未至而立之年,能否扛得住?事实上,尼基弗洛夫绝不是个例,俄政府早已呈现出官员年轻化的趋势。

在这次的新一届政府人员中,3/4的成员是新面孔,而新内阁中近一半成员是1970年前后出生。中国人民大学俄罗斯东欧研究中心主任陈新明表示,这种人事任用制度改革的趋势与俄罗斯目前经济结构调整的方向相一致,即为了适应发展新兴经济的客观要求。

由于国际油价高位运行,俄罗斯近几年经济发展势头还算不错。但是,对石油出口的过度依赖导致投入到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中的资金流少之又少。这种能源经济结构势必造成俄罗斯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匮乏。俄罗斯政府意识到了这点,因此现在大力倡导调整产业结构和创新经济。

地方一把手年轻化是为整合统俄党力量

与此同时,俄罗斯地方官员队伍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尤其是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后,各联邦主体一把手的人事发生较大变动。

过去普京担任总统期间,取消了地方领导人直接选举制度,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而在今年5月2日,即将卸任的总统梅德韦杰签署了恢复直选州长的法令。这个法令即将在6月初生效。有趣的是,自5月7日普京从梅德韦杰夫手中接过新一任总统的交接棒后,立刻忙于更换地方行政长官。这不禁让外界怀疑,他是不是试图利用这个时间差躲过法令,抓紧培养自己乃至统俄党的亲信队伍?

从人员构成来说,地方行政长官中来自普京家乡圣彼得堡的官员数量在增加。而且,刚刚担任总理的梅德韦杰夫前不久申请加入统俄党,这是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次(之前的总理都是无党派)。从这一系列措施看来,熊昊认为,普京实际上是在整合统俄党的力量。

而地方一把手愈发呈现年轻化态势,也是为这一缘由考虑。2008年5月,俄罗斯地方行政长官的平均年龄为54.4岁。到今年5月,这个数字降到了52.5岁,其中6人不到40岁,最年轻的是车臣自治共和国领导人卡德罗夫(35岁)。

原先的官员大多六七十岁,干一段时间后就得退下来。现在换成年轻人,时间跨度就拉长了。如今的直选是由各个党派进行推举,统俄党在利用这个机会把一批青年人培植为亲近普京的代表。熊昊解释道。( 赖竞超 实习生 卞德龙 罗旎旎)

链接:亚洲国家官员年轻化阻力大

事实上,在尼基弗洛夫之前,已然有不少80后从政青年,世界政坛日趋年轻化。其中级别最高的,恐怕要数朝鲜最高领导人,生于1983年的金正恩了。不丹现任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是1980年生人,同样位高权重。

而在欧美国家,80后当市长已经不是。美国威斯康星州马尼托沃克市市长贾斯汀尼基尔斯生于1987年,马萨诸塞州霍利奥克市市长阿莱克斯摩尔斯生于1989年,德国目前最年轻的市长密米歇埃尔亚当,2008年当选巴伐利亚州旅游度假小城博登迈斯的市长时也仅仅23岁。

官员年轻化在世界各国都是容易引起争论的话题,但各国对此态度又各有不同。

正如德国一家主流媒体国际政治版主编戈马尔博士所说,像德国一些年轻的市长,实际上管理的都是一些只有几千人的小镇,多的也不过几万人。他们的收入与一般工人差别不大,也没有公车待遇。有专家认为,欧美国家更关心年轻官员的能力,靠选举而上位的官员在年龄上并无过多限制。

相比之下,亚洲国家往往把长幼尊卑看得太重。有专家认为,在亚洲,官员年轻化受到阻力最大的是东亚的韩国和日本。例如,日本自民党因为忽视了年轻干部的培养,一度后继乏人,短期内连换3名总裁也没能保住执政党的位置。而在许多韩国人看来,与比自己年轻的上司相处会非常尴尬。

自媒体
潮流饰家
抒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