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热血图腾 第047章 猎虎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7:33 编辑:笔名

热血图腾 第047章 猎虎

酷夏的黄昏,白日西沉,清风徐徐,树叶儿“沙沙”作响,清凉舒爽。

树荫下,一头近一丈长的白额山虎俯卧在地,时不时冲着不远处一株三四人才能合抱的老柳树愤怒的咆哮几声,它脊背上、脖子上插着足足十几支短箭,皆吃进数寸深的肉里,全身上下血迹斑斑的,布满了箭伤,显然是被猎人所伤。

猎人不是别的什么人,正是林奇,此刻就躲在这棵老柳树的高处,俯视着守在树下的猛虎。

他肩膀上还站着一只不足巴掌大的花斑小虎崽,虎须张扬,尖牙外露,朝着下方“喵嗷喵嗷”的叫唤,仿佛在向那个大家伙叫嚣挑衅一般。

林奇并非是被山虎追得逃到了树上,而是故意将之引到此间,再借助有利位置,用弓箭将之激得暴怒,不甘心离去。

山虎皮糙肉厚,肌骨强健,以他弱小的臂力,用没有铁制箭头的羽箭,连续射中二十多箭,虽说将之射成了一只刺猬,可一箭都没有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害,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皮肉伤。

而且,山虎的灵活性远非黑熊可比,智慧也相对高上许多,不管他采用何种稀奇古怪的射法,都射不中它的双眼,每次都能险险躲过。

毕竟,身为山林之王的老虎,天生就是勇力和强大的象征,保护眼睛的本能自是极强的。

“小七,你先在树上呆着,我不叫你,千万不要下来!”

林奇说着,揪着小虎崽的脖子,把它放到一旁的树枝上,缓缓站起身来。

“喵嗷!”

小虎崽似懂非懂的瞧瞧林奇,伸出尖利的爪子在树皮上抓挖着,继续朝下方的山虎叫嚣,跃跃欲上!

林奇神情严整、煞冷,目光凌厉如锋,杀机尽现。他心中暗道,时机成熟,该是正式动手解决这头山虎的时候了。

他用直垂到树下的长绳在龙牙剑上缠裹一圈,双手握住两端,把剑持平,两**叉夹着绳子,深吸一口气,一跃而下,“嗤嗤嗤”滑向地面。

双脚沾地时,早就被惊动的山虎也站了起来,甩甩硕大的脑袋,口中呼出沉厚的怒音,两只铜铃大的眼睛凶光湛湛,瞪视着他。

它耐着性子等了许久,总算等到这一刻,方才还略显萎靡的样子,登时就变得威风凛凛,凶气十足。

林奇背靠树干,双手持剑,紧盯着山虎,大气都不敢喘,严阵以待。

“吼!”

山虎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吼,步子迈开,身带一股恶风,凶猛的扑将过来。

林奇见状,怎会不怕,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里,但却既不逃,也不躲,两脚稳稳钉在地上,沉身弓腰,一动不动等着。

浓烈的腥气随风而至,山虎转眼奔到近处,一跃而起,利爪前探,巨口大张,发起了必杀的虎扑。

林奇不动则已,一动则迅若疾雷,没有硬碰硬的迎上去,而是身体后仰,向后撤出小半步,剑尖刺向山虎的胸口,剑柄抵在树干上。

“噗!”

事出突然,山虎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实实在在的撞在剑上,剑锋刺入胸口,又从脊背洞穿出来,继而重重的撞在树干上,轰然有声。

间不容发之际,林奇蹲下身,蜷缩在树脚,没有被山虎撞上。

山虎被一剑穿心,滚热的鲜血像泉水一样喷溅出来,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勉力挣扎了两三下,当场毙命,依着树干斜斜软倒下来。

青绿色的叶子被震得脱落,打着旋儿翩翩洒下,下起了“树叶雨”。

林奇直起腰来,半个身子都被山虎压着,脸上、身上沾满了温热的虎血,虽然已经成功猎杀此虎,却是一副心有余悸的神情。

他喘着粗气,喉咙滚动,不住的强咽空气,被血染红的脸上,两只清亮的眼睛眨呀眨的,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忽然,肩头传来熟悉的轻盈触感,转头看去

,是小虎崽。

小虎崽一跃跳到山虎额上,低头看看它上翻的双眼,又抬头看向林奇,“喵嗷喵嗷”的叫唤,也不知它想说什么。看它趾高气扬、兴奋不已的神情,应该不是同情这个和它有几分相像的大家伙。

“终于能吃上虎肉大餐了哈!”

林奇冲着小家伙微微一笑。

他盯上这头山虎已有三月之久了,今天终于成功擒杀,绝对算得上是他山野生活的一个崭新起点。因为,这是他迄今为止猎得的最为凶猛的野兽。

“喵嗷……”

小虎崽跃回他的肩头,在他脖颈上舔了一下。

直到此时,林奇才发现自己身上不但有虎血,也有人血,他的侧脸、下巴、整个脖子,乃至右胸,被山虎抓出了好几道长长的血口子,深可见骨,鲜血汨汨直流。

“咝!”

他倒吸一口凉气,察觉到痛感时,即疼得要命。

自打来到鹿山,受伤早就成了家常便饭,这么重的伤还是第一次。

林奇取了一部分虎肉和虎骨之后,便即匆匆离去,至于其他绝大部分的血肉,照旧成了狼群的美餐。

……

夜晚,月朗风清,光烟缭绕。

绿树掩映的山崖上,悬挂着一条又窄又长的雪白飞瀑,直落十多米高,水花四溅,传出毫不止歇的激水声。

瀑布下的水潭中,林奇光着身子泡在水中,洗去满身的污血,靠在潭边光滑的石壁上,只觉浑身轻松,畅快无比。

经过半年的成长,他又长高了一点,强壮了不少,但那块淡淡的黑斑仍然附着在他的心口,不但变大了一圈,似乎还深了几分,这表明黑心病的症候越来越严重了。

被山虎抓下的血口子,他自己亲手用针线缝上,因为抹了最好的创伤药,长得差不多弥合起来,不再渗血了。新伤加旧伤,他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疤痕,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哗啦!”

小虎崽破水而出,嘴里叼着一条四寸来长的银色小鱼,兀自还狂扇着双翅,猛烈挣扎着。

“不错吗!居然捉到了一条银翅鱼。”林奇吃了一惊,出声赞道。

银翅鱼,顾名思义,长着一双银色的翅膀,不但游水速度绝快,还具有不可思议的灵活性,在水中飞转腾挪,就好比鹰翔于空一般。

银翅鱼是一种十分难捕的珍惜鱼种,营养价值很高,一条成年银翅鱼的价值与两对熊掌相比,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小虎崽上了岸,身体缓缓缩小,刚把好不容易才捉住的猎物放到地上,小鱼猛地跳将起来,掠回了水潭,“啪啪啪”拍着双翅和尾巴在水面上跳跃、疾飞,直往水瀑方向逃去。

“喵嗷!”

小虎崽霍地变大,紧跟着扑回水中,四条腿像风车一样急速迈动,赫然没有陷入水中,而是像那条银翅鱼一样在水面上飞蹿,倏地冲上去,凌空将那鱼儿咬住,才是一个猛子扎进水中。

这就是珍珑虎的厉害所在,身体一旦舒展膨胀之后,会瞬间充入大量空气,变得非常轻盈,再加上超快的速度,足以在水面上奔跑三四丈远。

小虎崽再一次游到岸上,没有犯上次的错误,将小鱼咬死之后,才松口。

自从母虎把小虎崽交给林奇,已过了一月多的时间,母虎一开始还常常在附近徘徊观望,后来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或许,在母虎看来,自己既然无法保护孩儿,将之交到能保护它的人类手中,是更好的选择。

林奇喜出望外,当然乐得收养这只了不得的小珍珑虎。他给它取名小七,因为它原来有七个兄弟姐妹,“七”和“奇”又是同音,叫它“小七”,再合适不过。

其实,他跟小七的命运有诸多相似,都来自一个支离破碎的家,都失去了所有的兄弟姐妹。

不过,不同的却是,林奇之所以还活着,很大程度上是靠运气;小七能活下来,除了因为林奇出手相救外,还由于它是七只小缩骨猫中最强的一只,其它六只都活活饿死了,唯独它撑到最后,抓住了一线生机。

……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价格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预约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费用